<delect id="sbq2s"><pre id="sbq2s"></pre></delect>

    标题:手中线游走,眼中泪不断 作者:椒盐棉花糖  时间:2019-03-01 12:15:07
    详细内容:

    大年初六,我正在忙着晾衣服,走过床边,看到老爸坐在床头,一手拿着别针,一手拿着内裤,哆哆嗦嗦地正在往腰的部位穿绳子。内裤已经洗得泛白,腰部的松紧带也失去了弹性,用一根绳子穿在腰间,很多地方?#37096;?#20102;线。

    我大声说(老头耳背,听不清):“爸,你放那吧,一会我弄”。

    “不用,我自己能弄。”?#35752;?#20013;又带着孩子般的撒娇。而后者不努力地去捕捉是感觉不到的。

    我拿过来放在了一边:“都这样了,早该扔了。”

    “不么,不能扔,还能穿。”

    听了这些话,不禁心酸,两年多来,老妈一病不起,而这些缝缝补补的活以前哪里会让老爸亲自动手。老爸怕麻烦别人,几乎没有任?#25105;?#27714;,能自已凑合的就自己凑合。就连?#20154;?#20063;只喝凉白水,我给拿了保温杯,多次劝他别喝凉水,他也不听,我知道他是怕麻烦别人,身边也没有知冷知热照顾的。之前我给买了不少新内裤,可老人就是这样,认为旧的沒坏就不能扔,新的也舍不得穿。勤俭了一辈子,虽然拿着高额退休费,但省吃俭用,省下的钱沒少?#22266;?#22823;女儿,而大女儿如今就这么背信弃义地摞挑子了。


    晾完衣服我忙着给老太太清理大便,擦洗下身。等我想起刚才的事,拿起内裤一看,老爸已经把绳子穿好了。我一看到处开线,绳子裸露也没弹性:“这怎么穿,我给你换新松紧带吧,”衣柜里翻出所有内裤,几乎每一条都这样的。唉,有那么多新的,就是不穿。

    穿上线,手中不停地穿引着,脑中回想着老爸说的那些话,眼泪禁不住大滴大滴地往下掉。

    老爸这一段时间总叨咕:“我本是想让你踏踏实实上班的,我这边不用你操心,人和经济上都不用你管,你只要上好班忙好你自己家里和孩子的事就行了,哪成想会弄成这样……”

    “你就是不听我的……”

    “你要是真不管我,我也不恨你……”老爸无耐地说道。

    看着老爸半張的嘴,略带呆滞的双眼,语气唯诺得象个孩子,我只有心酸,心酸,再心酸……眼泪决堤而下[大哭],他真的是怕了,怕没人管他们..

    当年那个说?#29240;?#22320;有声,在单位在家都说一不二的七尺汉子哪去了?如今唯诺得象个孩子。 因为什么?就因为父母老了,变得如此懦弱。我们小时候,需要父母陪在身边,如今父母老了,身体衰弱了,他们更需要我们。我怎么能不管他们,虽然有常人说的苦与累,脏与臭,人老了,都会有老人气,再加上长期吃便秘药,大小便会失控,清洗着带污物的内裤(这些活都不让保姆做,怕保姆老人家不愿意)。但是我小时候,父母不也是这样一把屎一把尿带大我的,现在正是我回报的时候,无论我做多少,也抵不?#32454;?#27597;的养育之恩,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   

    有时在某一个时刻,突然发现父母变老那?#20013;?#37240;的感受会永远会定格在脑海中。时不时回忆起来。我第一次发现妈妈变老是在我?#32454;?#20013;时,某日在家中和母亲说着什么事情,母亲一回头,我突然发现她鬓角的一缕白发以及眼角的皱纹,当时心里咯噔一下,妈妈老了?妈妈真的就这样老了!原来活在我心中眼前那个有活力年轻漂亮的妈妈怎么会老呢?心中有些惆怅和哀伤,似乎比妈妈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还一次是大前年父亲住院期间,我每晚下班后过去陪妈妈,经常会带一些做的好吃的拿过去,有次我带了一盒孜然鸡翅,妈妈刚吃上第一口,就瞪大了眼睛:?#25226;劍?#36825;鸡翅真好吃,你做的?比外面饭店做的?#24049;謾!?#25105;当时并没有因为这句夸赞而感到高兴,相反却觉得无限自责和内疚,突然觉得我为妈妈做的太少了,?#37326;?#19979;决心,一定要给妈妈多做些好吃的。此后每到周末,我定是做了好吃的给老妈带去。可是没成想,从老爸出院前后没有两个月,老妈就突发脑梗,一下子夺去了吞咽和语言功能。随着脑部神经退化,大小便也失禁了。而老妈的脑梗让我更加自责,我本是想周六过去的,可是为了给老妈带肉皮冻(周六没做出来),改在了周日,而老妈周五?#22836;?#30149;了,他们以为是老年痴呆,打算周一再去医院。如果我不是为了做劳什的肉皮?#24120;?#22914;果我能早去一天,如果我能早知道这个情况..可是再多的如果也挽回不了如今的现实了。

    这一段时间里,我陪在父母身旁,我真切地感觉到了被需要,被父母的需要。当热菜热汤?#26494;?#26700;时,看到他们吃得满足的表情,我知道,他们离不开我。当扶抱着妈妈下地稍做活动时,彼此感受着的体温相互传递,那种温暖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,?#37326;?#38745;地躺在妈妈带着体温的怀抱中……而现在她每挪一步会?#30416;?#25265;得更紧些,此时我知道妈妈离不开我,我就是她身体包括精神的全部支撑。当她夜里发烧需要人陪护时,也正是这一次深夜的发烧让我感到了害怕,从来没有过的害怕,我怕妈妈的体温降不下来,因为我在医院期间看到太多太多这样烧着烧着人就没了的情况,那是一个漫长痛苦的过程..


    我知?#26469;?#21051;我肩负着赡养的责任与义务。我心?#23376;?#19968;个声音在告诉自已,当其他一?#26032;?#37117;走不通时(老爸说过不想去养老?#28023;?#19981;想去任何养老机?#26775;?#23601;象一个孩子不愿被大人“抛弃”而上全托幼儿园。说实话保姆也不是很理想。)到那时,我只能选择辞职。面对他们曾经的付出,无论现在我做出什么都是最微不足道的回报。


    小时候我依靠你们,
    如今我来给你们依靠。

    儿时你们养育?#23435;遙?br/> 如今我来抚养你们。

    时光流转,
    岁月更迭,
    不想再错过你们的衰老,
    这?#20301;?#25105;来照顾你。

    你带我来到这个世界,
    我陪你一起慢慢变老,
    安心走完?#26494;?#26368;后一段。

    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
    如若需要,义无反顾。

     

    翻看电子相册,看着妈妈年轻时的照片。今天是妈妈的难日,仅以此文纪念曾经年轻美丽的妈妈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.3.1


    QQ图片20190301120337.jpg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

    『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站网?#36873;?#26898;盐棉花糖》原创,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.hlgnet.com』
    关闭窗口


   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?#23435;剩?a href='http://www.fabao365.com' target=_blank>法邦网

    广东快乐十分官网

    <delect id="sbq2s"><pre id="sbq2s"></pre></delect>

      <delect id="sbq2s"><pre id="sbq2s"></pre></delect>